抖音成人 | 蜜芽app官网

蜜芽app官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有焚月宫的弟子亲自带路, 他们上山时,一路并未受到阻拦。

不过每一个路过的焚月宫弟子, 看到司空嘉和时, 都十分热情地搂一搂、搓一搓,搓得司空嘉和浑身上下都红了。

司空嘉和苦着脸, 见楚灼他们看过来, 红着脸小声地说:“我从小在这里长大, 她们就像我的长辈一样。”

如今住在焚月宫的女弟子大多都是一心修炼、不沾人间情爱的, 她们没有成亲生孩子, 俨然将司空嘉和这位宫主之子当成自己的孩子, 而且她们也是看着他长大, 感情自是不一般, 平日表达亲热的方式,就像司空嘉和小时候那般,将他搂着揉一揉、搓一搓。

对于这些年纪都超过三位数的女弟子而言, 不到三十的司空嘉和, 确实是个儿孙辈。

焚月宫的主殿在山顶最高处。

此间云雾缭绕,青山掩映,如同世外仙宫。

仙宫中, 一名英气逼人的女修端坐在高堂之上, 威严深沉,大气如斯,恍惚之间,教人以为看到人间女帝。

楚灼等人不由得想起司空嘉和曾经说过, 焚月宫的宫主在成为修炼者之前,曾经是世俗界的某位女帝,因遭人陷害,碾转流落到沣泽大陆,后拜焚月宫宫主为师,一路修行,直到焚月宫老宫主因意外陨落后,接手焚月宫,成为焚月宫的宫主。

焚月宫在她的打理下,宛若新生,渐渐地成为沣泽大陆的顶级势力之一。

见到高堂上的女修,司空嘉和高兴地叫道:“娘!”

可爱纯妹子粉红睡衣甜美笑容清新气质私房写真图片

焚月宫宫主本名司空靖和,面上的威严在见到儿子的那一刻微微柔和许多,她穿着一袭精致的月华流云长袍,腰束金带,迤逦而来。

她朝碧寻珠恭敬地施了一礼,“司空靖和见过前辈。”然后又朝楚灼拱手,微笑道:“楚姑娘、万俟公子,小儿此次多亏几位相助,方能平安回来。”

碧寻珠淡淡地应一声,站在那儿装逼,做足了姿态。

楚灼和气地说:“相逢即是缘份,我们能和司空公子在拂风岛上相遇,也算是一桩难得的缘份,司空宫主不必如此多礼。”

寒暄几句后,司空靖和捋袖请他们入座,而她也陪坐在一旁,以示对他们的敬重。

修炼者以实力为尊,实力不足,只能缩起尾巴装孙子。焚月宫宫主是个拎得清的,感觉到碧寻珠的实力在自己之上,自然不会在他面前摆什么焚月宫宫主的派头,反而以儿子的救命恩人自居,对他们充满感激。

楚灼端起焚月宫的侍女呈上来的琼浆,微微抿一口,眼里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阿炤蹲坐在楚灼的肩膀上,看一眼司空靖和,异瞳中滑过些许异样。

司空嘉和挨在母亲身边,很快就将他们在狂风谷的事情同她叙说一遍,最后道:“娘,这次确实多亏碧前辈和楚姑娘他们,儿子才能平安无事地回来。他们可是儿子认定的朋友,他们来咱们大陆找人,一定要帮他们。”

司空靖和发现楚灼等人对她儿子这席话并未否认,似乎就这么默认了她那傻儿子强加的“朋友”身份,不禁想抚额。

她这傻儿子哟,到底明不明白这群人的实力?就是她也不敢在碧寻珠面前摆焚月宫宫主的架子,能交好便交好。而她这傻儿子,轻而易举就和对方成为朋友,可见傻人有傻福,儿子傻点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当下司空靖和笑道:“这是自然,莫说几位远道而来,我等自当要尽尽地主之宜,且几位还是嘉和的救命恩人,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吩咐便是。”

楚灼笑道:“如此,就麻烦宫主了。我要找的是我家中一位姐妹,名叫楚青词,因一些意外失踪,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找她,也不知道她流落到哪个大陆,现在如何?若是宫主能帮我找到她,在下感激不尽。”

她一挥手,一卷画轴飞出来,悬在半空中,画轴珊然打开,一个清冷绝尘的少女跃然画上。

这是楚灼根据楚青词少女时的模样所勾勒出来的成年的样子,现在的楚青词就要二十岁,应该就是这模样了。

“哎呀,好漂亮的姑娘。”司空嘉和一脸惊艳地说,这画像上的姑娘是他喜欢的类型。

司空靖和看他一眼,看得司空嘉和像个被恶婆婆瞪眼的小媳妇一般,马上规规矩矩、委委屈屈地坐好,将双手缩在腿间。

看到这一幕,楚灼等人方才明白司空嘉和平时那副小媳妇模样是怎么来的了。

司空靖和仔细打量画中的人,接着叫来候在门口处的月盼,对她道:“去查查咱们大陆可有这位姑娘。记住,小心一些,别为这姑娘招来什么麻烦。”

月盼应一声,上前将那副画像收起,很快就下去安排。

待月盼下去后,司空靖和对楚灼道:“沣泽大陆说大也不大,说小也不小,可能还要过些日子才有消息,几位不如在焚月宫多住些日子静待消息,如何?”

楚灼嫣然一笑,“那就麻烦宫主了。”

说完这事后,司空靖和请他们移驾到另一处大殿,为他们设宴接风洗尘。

宴会过后,天色已经晚了,众人与司空靖和客气几句,便在焚月宫安排的客房住下。

待客人们去休息后,司空靖和方才去处理无双门押回来的那两个无量斋的杀手,等处理完这事情时,已经月上中天。

司空靖和没有急着去休息,而是去了傻儿子居住之地。

司家嘉和睡得正香,就被他娘冷酷无情地拍醒。

他搂着被子,揉着眼睛,睡眼朦胧地说:“娘,有什么事?要找爹么?他不知道去哪里了,连我这儿子都没告诉,一定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说不定在外面背着咱们母子俩偷养了情人,正好去会情人……”

啪的一声脆响,司空嘉和被他娘一巴掌扇在脑门上扇醒了。

看到月光下威严冷酷的女修,司空嘉和眼泪差点飙出来,忙道:“我胡说的,我爹是的正宫皇夫,对一心一意,就算背叛儿子也不会背叛的。”

司空靖和冷淡地嗯一声,坐在床边,问道:“嘉和,和我说说客院的那几位,特别是那位碧前辈。”

司空嘉和一脸迷茫地看着他娘,下午不是说过了么?

见他娘沐浴在月光下英气逼人的脸,暗暗吞咽了口唾沫,心里泪奔。别人家都是爹英俊、娘漂亮,而他家是娘英气、爹漂亮,都反着来了。

幸好他长得像他娘,俊美不凡,不然他估计要一辈子扮成女修、割掉小丁丁继承他娘的衣钵,成为焚月宫的宫主也说不定。

详细地叙述一遍和碧寻珠等人认识的场景后,司空嘉和有些惴惴不安地问:“娘,是不是碧前辈他们有什么问题?他们可是我的朋友,娘能不能当他们没问题?”

“傻话。”司空靖和淡声道,“他们的来历不凡,这傻小子能和他们成为朋友,是的福气。”

司空嘉和马上高兴起来,问道:“那娘到底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没事了,休息罢。”司空靖和摸摸他的脑袋。

见他一副被吵醒了睡不着的样子,干脆利索地敲晕,然后将他塞进被窝里,盖好被子后方才离开。

****

第二天,万俟天奇等人见到司空嘉和时,就见他龇牙裂嘴地揉着脖子。

“嘉和,怎么了?”万俟天奇还是很关心这位新朋友的。

司空嘉和哭丧着脸说,“昨晚我娘将我吵醒后,我说睡不着,她就打晕我,让我一觉睡到天亮了。”

楚灼等人:“…………”这对母子真会玩。

万俟天奇给他一粒活血化瘀的极品灵丹,司空少爷吃了后精神抖擞,提议带他们在焚月宫逛逛。

而这一逛,甚至逛到了焚月宫的藏宝库中。

“们别客气,有什么看上的就拿走。”司空嘉和一脸壕气冲天地说。

楚灼等人:“…………”这么败家,娘知道么?

“们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还没感谢们呢,这是谢礼,我娘也知道的,让们不用客气。”

听到司空嘉和的话,楚灼等人意思地挑了几件,也不多拿。

接着司空嘉和又带他们到焚月宫隔壁的城池逛,热情地带万俟天奇到城中卖灵草的店,非常壕地表示,有什么看上眼的尽管取走,这是焚月宫的店,不要灵石的。

万俟天奇谦虚地道:“这样不好吧……”

“不用客气,喜欢就尽管拿。”

然后某个傻白甜炼丹师在傻白甜富二代的热情中,真的不客气地搬走人家店中三分之一的灵草,店中的掌柜脸皮都笑僵硬了。

***

接下来的日子,楚灼坐人在焚月宫住下。

焚月宫灵气充沛,客院的灵气尤其浓郁,在司空靖和的打理下,纪律极严,楚灼等人平时住在客院,除了司空嘉和外,根本无人打扰,若非还记得这是焚月宫的客院,他们都当成某个修炼洞府了。

等待的时间里,楚灼等人没事也安心修炼。

半个月后,在沣泽大陆再次变成海洋时,司空嘉和高兴地跑过来告诉他们,他爹来了,想过来拜见儿子的救命恩人。

司空靖和亲自陪着丈夫过来。

当两人踏入客院时,就见客院中的几位客人坐在院子里等他们。

楚灼等人也忍不住看过来,当看到那对走来的夫妻,众人眼睛微闪了下。

这可真是女俊男靓啊,很有夫妻相。

无双门的门主虽说没有像碧寻珠这般美得超越了性别,但也是个难得的美男子,站在英气逼人的司空嘉和身边,俨然就是个貌美如花的美男子,两人的身高几乎相等,司空靖和的霸气和无双门门主的温润,让所有看到他们的人,都忍不住由然赞一声女才男貌。

无双门的门主名为牧春山,是一个美丽温和的男子,身上那股子圣父的气息,连万俟天奇都被比下了。当然,要真是圣父,只怕也坐不稳无双门门主的位置。

由此可见,能养出司空嘉和这么一个傻白甜儿子出来的夫妻,并不寻常。

刚见面,牧春山就长揖一礼,恳切地道:“多谢碧前辈、楚姑娘、万俟公子!犬子能平安归来,多亏几位,在下不知如何感谢们方好……”

牧春山一脸感激地说,看向旁边的傻儿子的眼神是浓浓的“母爱”之情。

司空嘉和傻乎乎地道:“爹,不用再谢啦,我们是朋友嘛。”

牧春山:“…………”

牧春山无奈地伸手摸摸儿子的狗头,再次道:“听犬子说,他将龙羽铃送给几位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司空嘉和紧张兮兮地说,“爹啊,我已经送给朋友了,没有要回来的道理,不会真的要回来吧?”

那一刻,楚灼等人清楚地看到牧春山额头迸出的青筋,不过很快就收敛了,因为傻儿子被他娘一巴掌拍过来消音了。

看到这一家三口,连素来傻白甜的万俟天奇都无语。

牧春山继续道:“说来这龙羽铃乃是在下在一处秘境得到一枚羽龙的翎羽炼制而成,在下有几分炼器的天份,喜欢炼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那枚翎羽一共炼制出十个龙羽铃……”

等他说完后,碧寻珠开口,“不知那秘境在何方?”

牧春山一双温润的眼睛看过来,微笑道:“秘境自不在沣泽大陆。我也是赶巧,年轻时在外历练,进入一个灵力贫瘠的大陆,后来从当地人那儿知道,那大陆名叫句芒大陆,受灵力所限,修炼者的修为普遍不高……”

直到牧春山说完,碧寻珠只道了句“我知道了,多谢”,便没有下文。

牧春山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达成,又和楚灼等人聊了几句话,一家三口便告辞离开。

等他们离开后,楚灼看向抚着龙羽铃的碧寻珠,问道:“寻珠哥,这句芒大陆……”

“我以前去过,在那里住过一些时日。”碧寻珠淡淡地说,“他并未撒谎。”

楚灼了然,看来这句芒大陆中有碧寻珠的过去,而且一定非常深刻,不然他不会如此执着要个答案。

只有万俟天奇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,“寻珠哥,楚姐,们在说什么啊?还有这句芒大陆是什么大陆,我们要去那里么?”

“没必要。”碧寻珠淡淡地道,“句芒大陆现在已是一个沉寂大陆,去了也找不到什么。”

万俟天奇惊讶地道:“为何?”

碧寻珠没说话,而是看着那龙羽铃,陷入沉思中。

万俟天奇还想问,被楚灼使眼色制止了。

等碧寻珠回房后,楚灼叮嘱道:“阿奇,寻珠哥是个有故事的妖,而且他的故事可能不太美好,咱们就别多问了。只要知道,寻珠哥很在意那羽龙的翎羽,想要弄清楚一些事情,这不是我们现在能知道的。”

万俟天奇脑洞大开,“难不成寻珠哥曾经有一个人,然后和羽龙有关?”

楚灼:“胡说什么?”

“可寻珠哥那副失意的模样,就像人没了,他一直在苦苦寻觅人的样子啊?不觉得很像么?”脑洞侠·万俟天奇说道。

楚灼无言以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