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成人 | 快手成年版安卓下载

快手成年版安卓下载

消停了很久很久的yīn阒罡风,又一次从岩洞呼啸出来。

yīn阒罡风无影无形,可如吴羲庭般的魂游境强者,却能在第一时间生出感应,能以yīn神清晰洞察。

“yīn阒罡风!”

御动着元火镜,对山谷内乾玄大陆各方修行者,正在大开杀戒的他,轻呼一声。

他为魂游境中期。

手持元火镜,还有那一根短矛的他,依仗着更为精湛的境界,手中的器物,所修灵诀的玄妙,本为谷内最强!

在那黑瘦小丫头,被重创,给他钉在岩壁以后,yīn风谷就再没有一人被他放在眼底!

龙天啸,关羡云之类,皆非对手。

可忽然再次吹拂的yīn阒罡风,却让他一声轻呼后,微微变sè。

因为,yīn阒罡风对如他般的魂游境,同样有着恐怖杀伤力!

——只有阳神才能无惧yīn阒罡风。

而他,并没有晋升到阳神境。

粉面桃腮海边吹风少女高清图片

他一直认为,yīn阒罡风只能被那黑瘦小丫头掌控指唤,这也是他踏入深谷,和梅秋容暗中交流后,率先向黑瘦小丫头下手的原因。

没人知道,他和梅秋容一般,深深忌惮着yīn阒罡风。

他万没有料到,在那黑手小丫头被短矛洞穿胸腔,血流不止,甲壳爆碎,明明没有还手之力时,yīn阒罡风还能产生异动。

“虞渊!”

吴羲庭注意到,yīn阒罡风的流向不是奔着自己,而是向虞渊而来,脸sè蓦地深沉。

yīn阒罡风是能毁灭灵魂识海,能令上丹田泥丸穴窍化作灰烬,天地人三魂都消陨的。

可吴羲庭也清楚,只有上丹田敞开,抵达入微境起的修行者,面对着yīn阒罡风,才会被瞬间突破防线。

未开的泥丸,反而是天然屏障,yīn阒罡风极难轻易流入。

以此来看,蕴灵境的虞渊便是被yīn阒罡风吞没,应该也无碍。

那,yīn阒罡风因何而动,因何吹拂向他?

吴羲庭没能瞬间想清楚。

然而,他却本能地生出不安来,觉得忽然再次吹拂,向虞渊而去的yīn阒罡风,会给自己带来危险。

任何一点危险,他都不想出现,都要扼杀在萌芽!

于是他提前下手!

因yīn阒罡风的吹拂,他没有动用丁点涉及魂念、灵识的法决和手段,他只是朝着虞渊,轻轻弹指。

指尖,有一米粒大小的光点,灿耀而出!

小小的光点,宛如微缩亿万倍的小太阳,竟然绽放出刺目的光芒,令人不敢直视。

“旭日精芒!”

陈清焰突然一声惊叫,美眸骤然泛出怒意,娇喝道:“吴前辈,你答应过我的!”

“实在抱歉,这小子有点古怪,我先让他脱层皮。”吴羲庭略有些尴尬,冲着她讪讪一笑,说道:“放心放心,我会注意点,说了留他一条命,就留他一条命。”

米粒般的光芒,向虞渊飞来。

站在黑瘦小丫头岩壁下,感受着yīn阒罡风涌动的虞渊,霍然回头。

小小的光点,奔着他而来,落在他眼中,宛如一颗汹涌燃烧的大太阳,释放出恐怖绝伦的光和热。

磅礴浩荡的炎能气血,浓缩在那小小光点,从中透出的炽烈,足以令破玄境都化作焦炭!

“旭日精芒!”

虞渊深深吸了一口气,脸sè骤变。

他自然知道,“旭日精芒”乃元阳宗的霸道灵诀!很多元阳宗的修行者,都会采集太阳神辉纳入自身,洗涤凝炼之后,和中丹田玄门气血混合。

太阳的炽热炎能,能裨益修行者的体魄,令气血带有浓烈的炎能。

辅以元阳宗的秘法,再一次从玄门提炼,糅合灵力、气血,微缩为小小的光点,便是“旭日精芒”。

“旭日精芒”,由气血、灵力包裹,蕴藏着太阳的炽烈精华,在天源大陆极其出名。

吴羲庭凝结一点“旭日精芒”,以魂游境的气血和灵力,那点精芒能爆发的恐怖炎能,轰杀他轻而易举。

眼看着,一轮汹涌燃烧的炽烈大太阳,以毁天灭地的势能,霸道地飞来,虞渊额头青筋暴突。

“吴前辈!这!”

陈清焰看出不妙,再一次失声尖叫,“这一击下去,他哪里还有命在?”

不算飞快的“旭日精芒”,途中持续蓄力,蕴含的气血、灵力,还有太阳辉能,让她都心神微颤。

她突然意识到,吴羲庭不是要教训虞渊,而是要虞渊死!

因yīn阒罡风的吹拂,生出惧意不安的吴羲庭,什么都不想问,不想知道,只要虞渊速死即可。

“对不住喽,陈丫头,许久没碰到这么低境界的小辈,力道拿捏的不太好。”吴羲庭咧开嘴,干笑了两声,说道:“你和他才认识几天,想来也没什么深厚交情。你师傅,应该不会因为这么一个卑贱的小子,找我兴师问罪吧?”

他杀的只是虞渊,又没有对陈清焰下手,剑宗的那位,哪里会计较这个?

吴羲庭之所以遮掩杀心,途中在展露,就是要让陈清焰无法援手。

援手,也赶不及。

敢这么做,是因为吴羲庭寄托在柳载河体内,已看透她和虞渊只是初识,并没有太深的牵连。

而虞渊的来头,也弄的清清楚楚,银月帝国,暗月城的一个小家伙。

在yīn风谷,对乾玄大陆各方修行者,都敢痛下杀手的他,岂会在意虞渊这般的蝼蚁?

事实上,除了玄天宗的梅秋容,剑宗的陈清焰,他不将任何人当一回事。

唯有,和元阳宗齐名的,另外两大上宗的修行者,才是同等阶的人,才能相提并论。

其它,皆不配!

“哧啦!”

“旭日精芒”凝做的米粒光点,在他话落的那一霎,撞在虞渊的胸腔。

虞渊在刹那间,被奇诡的橘红sè火苗淹没,如被成吨的辇车冲撞,轰然一声地,后背撞在黑瘦小丫头下方岩壁。

坚硬的石壁,“喀喀喀”地不断碎裂。

虞渊面sè潮红,嘴角血流不止,如被嵌入岩壁,胸腔那米粒光点,依旧在释放着炽烈炎能,和狂暴的气血灵力,去破坏着他的血肉肌体。

“呼哧!嗤嗤!”

因“旭日精芒”一击,被轰入岩壁内的虞渊,胸腔部位,各类奇怪的灵能和气血,激烈地冲突着。

他胸口血肉模糊,有深可见骨的伤口绽裂。

米粒大小的光点,还在他胸腔的伤口,继续释放着光和热。

淹没虞渊的橘红sè火焰,并非实质的火焰,而是一种气血、

灵力的融合燃烧。

因修行者自身气血的不同,修行灵诀的各异,“旭日精芒”燃烧的颜sè,也不一样。

虞渊身燃起的,橘红sè火焰,破坏的乃是他的血肉。

一抹晶莹光泽,忽在虞渊胸腔绽裂之后,由其胸口骨头闪耀!

遭此重击的虞渊,胸腔的骨节,竟没有一根断裂!

最令人吃惊的是,他那显现出来的骨头,竟然呈现出晶体般的坚固冷硬感,又像是某种神秘的金铁,甚为奇特。

剧烈喘息的虞渊,低着头,望着破开的皮肉,露出的骨头,目显异sè。

竟然没死!

“旭日精芒”不是以凌厉锋锐见长,不能一击洞穿强者体魄血肉,此元阳宗的法决,最恐怖之处,在于后续的燃烧!

燃烧对方的鲜血、骨肉,令脏腑枯竭焦黑,以炎能焚杀。

而经过化魂池的脱胎换骨淬炼,苦修“煞魔炼体术”的他,这具血肉躯体的强悍程度,几乎超过所有蕴灵境的同级修行者。

便是黄庭境和破玄境,同为人的修行者,他都能叫板一二!

正是如此,他没有被“旭日精芒”给一击轰杀。

他还活着!

感受着,在浑身活动,往体内渗透飞逸的,从那一点光芒释放的橘红sè火焰,虞渊龇牙咧嘴,嘶啸痛吼的时候,眸光不乱。

“煞魔炼体术?”

吴羲庭摸着下巴,看着被橘红sè火焰一点点侵蚀的虞渊,略有些惊讶,“没有料到被灭门的煞魔宗,传说中最独特的锻体之术,当真如此蛮横强大。”

“旭日精芒”不以凌厉见长,可虞渊毕竟才蕴灵境,他即便初期为了瞒过陈清焰,刻意地压制收敛着,这一击也足以将普通黄庭境的修行者,直接给打杀了。

虞渊没有瞬死,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,可他并没有一点紧张不安。

因为,他坚信“旭日精芒”后续的焚烧炎能,会在短时间内,让虞渊化作一堆焦黑枯骨,绝无生还的可能。

“咿呀,咿呀咿呀!”

虞渊头顶上方,岩壁中被短矛钉着的黑瘦小丫头,低头看着被“旭日精芒”重创,被橘红sè火苗淹没,整个身子都几乎嵌入岩石的他,别扭地呼唤。

她的眼神,能透出所有的想法和心意,然而此刻虞渊没有看来。

她只能,以另外一种不熟悉的,生涩的,语言呼唤的方式,来引起虞渊的注意。

虞渊聆听到,茫然抬头。

四目相对。

从她眼中,虞渊看到了担忧、焦急,看到了,要他走的意思。

似在说,你现在太弱了,不要管我,你快走吧,走的远远的……

“哧啦!”

赤红火芒从短矛爆开,她低低尖啸着,眼神骤然暗淡。

“虞渊!”

陈清焰看他没有死,紧握着的蛇皮剑鞘,被她指向吴羲庭,厉声道:“吴前辈,他是我挚友,还请网开一面!”

被那蛇皮剑鞘指着,吴羲庭神sè微变,眼神yīn晴不定。

而这时,因为突遭重创,无法和yīn阒罡风呼应的虞渊,另辟蹊径地,运转“九耀天轮”。

此法决一动,下丹田黄庭穴窍,九个光点猛地大方神采!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