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成人 | 黄瓜视频色版在线观看

黄瓜视频色版在线观看

连沧郡临澜江而建,多有码头,船只横渡澜江往返于水澜郡和连沧郡之间,有载客的船只兼具运送一些简单货物的船只,也有专门载货的船只,那往往是商行的船。

码头也都是分开,专门运货卸货的码头和专门供船客上下船的码头,互不干扰。

一艘客船靠岸,便有船客三三两两的从木梯上走下来,也有武者纵身一跃,宛若大鸟般的高高飞起,落在码头上,快步离去,行走如风。

一个身躯修长的黑衣老者背负长剑,面色冷肃,总是在无形当中给人一种十分严肃沉闷的冷厉感,只见他在船首一步跨出,那一步踏出,并未落下,而像是踩在阶梯上,一步一步往下走去,步履从容,一时间震惊四方。

“凌空踏步!”不少有见识的人纷纷倒吸冷气。

“武道大师,还是顶尖的武道大师才能做到啊。”

“不知道那位前辈是何人?”

“错过了错过啦,早知道那位前辈是顶尖武道大师,我就应该试着拜师,说不定就成功了。”有人捶胸顿足,好像错亿般的嚎啕,差点大哭。

“得了吧,就你那点天赋,都快三十的人了才内练大成,那位前辈怎么会看得上你。”

……

连沧郡一处宽阔之地,被林霄给暂时花钱租了下来,并且还划定一个圈子,林霄还扬言自己不拔剑,谁能够将自己打出圈外就赢,能得到十万两银票。

林求败之名,果然是传向了连沧郡,被众人所知道,人们都已经知晓,有一个姓林自名求败的人四处挑战,试剑天下,在罗阳郡时展现出高超的剑术,以真武小成的修为连番败敌,连真武极限都不是其剑下之敌,这般名声足以引起许多人的惊讶。

清纯少女的忧郁写真

没想到,这林求败竟然跑到连沧郡来了,还要继续玩这一手,原本是没有人打算回应的,一个能击败真武极限的高手,谁也不想上去自取其辱啊,就算是有十万两白银引诱也不行,名知道会败,干嘛要上去。

好在林霄早已经考虑到这一点,于是给了自己限制条件,两个。

一是划圈,出圈就输,二是不拔剑。

划圈和不拔剑,如此一来,一身高超的剑术就无法施展出来了,立刻就有不少人心动,进而上场,然后落败。

哪怕是没有拔剑施展高超剑术,只凭着流云铁袖,林霄也能够击败他们,因为流云铁袖已经被林霄修炼到大成之境,威力愈发强横,并且比起剑术来,还更加适合在限定圈子内分胜负。

要知道,林江枫修炼流云铁袖多年,也修炼到圆满之境,距离那入化之境都不知道还有多大的差距。

另外还有一点,林霄尝试修炼了一次神山定界式,然后发现,一身剑道真意真的淬炼自身精气神,愈发旺盛,自身体魄也似乎愈发的强健,隐约这一身力量有打破虎豹雷音外锻极限的迹象,照此继续修炼下去,估计再来两三次,就足以打破体魄极限,变得更加强韧。

当然,林霄修炼神山定界式时是用金光天痕剑来修炼的。

修炼此式,剑很重要,剑越好,对修炼的帮助效果就越大。

林霄限定了挑战者的修为,至少必须是真武小成,真武大成、真武圆满乃至真武极限都可以。

来者不拒。

重重限制,又有十万两银票的诱惑,倒是又来了不少真武者上场,然后一一被林霄击败。

如今与林霄对决的,正是一个真武极限高手,修炼的是游身类的掌法,也就是掌法和身法融合,擅长于游走,从四面八方攻击,身形十分灵活,配合上一身宛若潮汐的雄浑内气,每一掌不仅威力很强,也十分灵巧,变化多端。

林霄的确遵照诺言不拔剑,不施展剑术,只以流云铁袖迎战。

双袖鼓动,内气激荡,每一次挥出都会有风雷之声响起,宛若春雷阵阵,滚滚响彻八方,已经有几十号人败于林霄这一双袍袖之下。

“真武小成的修为,却能够连番获胜,真不是虚的。”

“是啊,连剑都不曾出鞘。”

“说不定他的剑术不怎么样,反而厉害的是那一双袍袖,故意那么说。”

一身黑衣身躯修长的老者负剑行来,也正好看到对战的两人,脚步放缓,也仔细看了两眼,与此同时,林霄知道仅仅只凭着流云铁袖无法击败对方,那就只能……

拔剑?

不会!

动用御神器?

更不会!

林霄决定动摇剑道真意,将剑道真意融入流云铁袖之内,增强流云铁袖的威能,尽管流云铁袖并非剑术,剑道真意的威能无法如施展剑术那般彻底展现出来,但,也有着不俗的威力。

负剑的黑衣老者顿住脚步,惊讶的盯着林霄,眼眸精芒四射,仿佛要将林霄看穿。

“好强的剑道真意!”老者暗暗心惊不易,一个真武小成,却身具如此强的剑道真意,这般剑道真意之强盛,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,虽然无法和自己相比,但足以媲美一些不如自己的剑道大师。

天才!

不,应该说是剑道天骄。

“不知道他有没有师傅?”黑衣老者眼眸精芒闪烁不休,干脆就不走了,就这么看起来,心念不停转动着。

弟子找师傅,师傅找弟子,这是相对的。

但师傅找弟子,会从各个方面要求,比如有的人要求天赋,就只要天赋,别的如何不予理会,但有的师傅找弟子,除了要求天赋还要求心性。

这个黑衣老者找弟子,可不管那些什么心性之类的,不管是好人还是恶人,总而言之,只要天赋足够,他就想收入门下。

想想自己不久前才死了一个弟子,这会遇到一个更好的,果断要收入门下才行。

林霄丝毫不知道自己被一尊顶尖的剑道大师给盯上,流云铁袖连连施展,任凭对方如何游身行走,如何出掌,始终都无法影响到自己分毫。

剑道真意融入流云铁袖内,使其威力暴增,一袖出,便有风雷轰鸣激荡不休,仿佛将空气部都打碎,彻底打破一切似的,惊人至极。

一阵阵轰鸣声回荡,将那真武极限高手的游走空间不知不觉压迫收缩,最后承受林霄一袖,整个人被直接击中,倒飞而出,连续几步退出圈外。

出圈就算输,那真武极限高手怔怔看着脚下前方的线条,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又击败了一个,败敌数再次加一,林霄暗暗欣喜,目光四顾:“还有没有人来挑战,只要击败我林求败,就能得到十万两银票,货真价实,不要犹豫,我连续战斗,内气所剩无几了,正是打败我的好时机啊。”

“信你个鬼,前几次你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任凭林霄如何说,就是没有人愿意再上场一战,林霄十分无奈。

“得尽快赶到水澜郡再来一场,趁着消息还没有传遍水澜郡。”林霄当即转动念头。

真武者层次的消息,一般也不会流传太广泛,只因为真武者这个层次不算什么,在武者界只能算是中等层次,流传一郡很正常,流传到相邻的郡也不足为奇,但要说间隔一条宽阔的澜江流传到水澜郡去,自然也是会,只是不如在连沧郡那么的广泛,知道的人也会更少。

知道的人更少,就意味着自己能鼓动更多人来挑战自己啊。

林霄果断收兵,立刻离开,反正已经没有人愿意挑战自己了,赶紧回去收拾一下,快速乘坐渡船赶往水澜郡,再收个一波战绩之后,就得进入东极郡了,到时候,就要直奔一剑门。

那一剑,自己已经准备好了。

温景曦,你准备好了吗?

林霄迅速返回酒楼的房间内拿走自己放着的包裹,虽然里面的东西都很珍贵,但也没有办法一直带在身上啊,虽然说有可能会被人给偷走,但要真被偷走,也是无可奈何的事,只能去追查。

所幸,东西都在。

刚刚牵着马走出酒楼,却被人拦住去路,林霄一看,是一个黑衣负剑老者,面色十分严肃、冷厉。

林霄看了一眼,确定是不认识的人,便从旁边绕过,但那老者却又横移脚步挡住林霄。

“前辈有何指教?”林霄知道,这人是冲自己来的,便微微一笑询问道。

“你的剑道真意不错,剑术天赋也不错,有资格入我门下。”黑衣老者挤出一抹笑容,淡然自若的说道。

“多谢前辈赏识,但我已经有师傅了。”林霄微微一怔,竟然是来收徒的,便微微一笑回应道。

“令师是何人,我去与他将你讨来。”黑衣负剑老者没有丝毫意外的样子,反而十分直接的说道,言语之间充满了霸道。

“我师傅是一位剑道宗师。”林霄直接回应道,黑衣老者的眼眸骤然收缩。

剑道宗师!

他虽然是顶尖的剑道大师,但和剑道宗师的差距可不小。

“我是连云盟黑山剑尊,令师是哪一位剑道宗师?或许我认识。”老者又反问道。

“前辈,我师傅是一剑门飞流剑宗。”林霄回应道,心头却是微微一颤,连云盟黑山剑尊,这可是一位剑道大师啊,难道是要去黑蛟寨?

一时间林霄立刻联想到金光天痕剑。

按照斧哥说的,似乎那便宜师傅浪得飞起,四处惹敌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万一是真的,万一这人和师傅有仇的话,报上师傅的名号,岂不是更麻烦,所幸再扯一张皮,又不是第一次,林霄表示,这活我熟得很。

虽然说不要从心,但也得分对象,看看能不能硬钢得过啊。